编号: 姓名:
当前位置: 主页 > 走基层 >

党风廉政走基层第四站:走进保定高阳

来源:党风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1-10-08
      党风廉政网河北讯:国庆节前夕,党风廉政走基层完成了第四站活动,党风廉政采风团走进高阳,对高阳鑫城一号烂尾工程破产重组事项进行了实地调研。
      在高阳采风期间,曾经担任破产清算组副组长的高文恒,向采风团详细介绍了鑫城一号烂尾事件的来龙去脉,同时对经多方协商并最终确定的解决方案进行了解释和说明。
      高文恒现任保定市生态环境局高阳县分局局长,他在2018年11月1日被任命为鑫境界和佳园纺织破产清算组副组长,时任高阳县常务副县长的蒋东方同日被任命为清算组组长,前不久,蒋东方已经被正式任命为高阳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
      此前,高文恒系高阳县行政审批局一名主任科员,同时还担任高阳县污水处理费征缴办公室主任一职。被任命为清算组副组长之后,高文恒全程参与了鑫境界和佳园纺织公司后期的破产清算、项目重整、协调谈判、债务清偿、新投资人招募等工作,是鑫城一号起死回生的主要见证人之一。


合影说明:右为党风廉政网执行总编智军,左为党风廉政网舆情中心调研员王海宾,中为高阳县生态环境局局长高文恒
 
      鑫城一号烂尾事件牵扯众多,当年曾被列为高阳县委、县政府工作的“头等大事”。在参与清算组工作期间,围绕如何维护社会稳定、如何解决鑫城一号项目遗留问题、如何顺利完成鑫境界和佳园纺织两家公司的破产清算及重组、如何妥善解决项目所牵涉的民生事项,高文恒总共参加过有记录可查的业主及债权人见面会、沟通协调会、投资谈判等正式会议122次,足见其中所遭遇的问题之复杂。
      据了解,在高阳地方政府主导下,鑫城一号项目经破产清算、启动续建、合并重整之后,到目前为止,多数业主已经按照当年购房的价格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房产,债权人也在2020年底拿到了第一笔清偿资金。
      至此,鑫城一号烂尾工程的遗留问题,在确保按照原价交房、100%偿债的基础上得到了妥善解决,除了前期曾经引发业主和债权人联合维权上访之外,目前的解决方案,基本上实现了社会稳定、业主满意、债权人放心、债务人权益得到相应保障的多赢局面。据悉,当年高阳本地业主购买鑫城一号房产时,购房均价在2000多元/平米,现今高阳县城的房价最高限价为7500元/平米。
      据了解,在房地产暴雷事件中,能够做到按照原购房价格交房、100%偿债、全面照顾到相关各方利益、绝大多数人对最终结果表示满意的解决方案,高阳鑫城一号绝无仅有,堪称业界处理遗留问题的一个经典案例。


实景拍摄:鑫城一号部分业主已经入住,底商大多已经开门营业
 
      鑫城一号是多年前在高阳县境内动工开建的一个房地产项目,由高阳县鑫境界房地产开发公司和保定佳园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开发,项目一、二期工程于2013年初相继开工建设,到了2014年12月,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导致该工程陷入停滞状态,鑫城一号项目几成烂尾。后经部分业主及债权人要求,2015年9月份正式进入破产清算。
      鑫城一号烂尾,带来的曾经是社会动荡、业主和债权人频繁上访,给高阳的社会稳定埋下了很多隐患。据保定市生态环境局高阳县分局现任局长高文恒介绍,鑫城一号“烂尾”事件共涉及1200多个家庭,其中包括在鑫城一号购房的高阳本地业主近700户,来自保定、石家庄等地的债权人近300人,因开发商破产拿不到工资的公司员工将近300人。高文恒局长是鑫城一号烂尾事件解遗问题的亲历者,对于当初的经历,高文恒局长用了几个词语来总结:盘根错节、提心吊胆、夜不能寐、不堪回首。


图片说明:数年前,鑫城一号项目烂尾曾经引发群体上访,如今问题已经得到妥善解决,根据解决方案,相关利益方的权益得到了最大限度维护和满足
 
      本次高阳采风缘于一次特殊的会见。今年9月份,有多位鑫城一号的债权人找到党风廉政网,希望党风廉政采风团能够安排一次高阳之行,对高阳鑫城一号烂尾工程破产重组事项进行实地调研和采风。为了落实有关问题,党风廉政采风团与来自石家庄的6位债权人举行了一场见面会,这6位债权人所持有鑫城一号的债权总额合计超过7000万,占了该项目近6亿债权总额的十分之一强。
      与石家庄卓达等房地产暴雷事件不同,参加这次见面会的6位鑫城一号项目债权人并未提出任何维权诉求,相反,他们对高阳县以蒋东方县长为首的清算组最终制定和拿出的鑫城一号遗留问题解决方案赞不绝口,尤其是在2020年底拿到第一笔20%至60%比例的偿债资金之后,他们对高阳县出具的问题解决方案一下子就踏实了。
      因为鑫城一号融资利息比较高,当时,债权人谷香蕊把家里的住房抵押给银行,贷出100多万拆借给了鑫城一号的开发商,在项目烂尾之后,谷香蕊抵押的房产被银行强制拍卖。尽管谷香蕊作 为维权行动的主要参与人多次往返高阳进行维权,但在很长时间里事情没有任何进展,让人近乎绝望。
      “鑫城一号烂尾之后,银行把我抵押的房子拍卖了,为了维权,我不知道跑了高阳多少次,每次都是哭着去又哭着回来,直到蒋东方县长就任清算组组长之后,听到她在开会时对清算组工作人员说的一句话:谁要是在这个项目上有私心谁就滚蛋,才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谷香蕊说。
      实际上,在蒋东方主导鑫城一号破产清算工作之后,她不说套话、不说官话、不推脱责任的务实作风,最终促成了照顾到各方权益的多赢解决方案出台。
      根据了解,石家庄这几位出借资金的债权人,大多都是石家庄高阳商会的成员,而时任会长的崔艳坤则是鑫城一号项目的实控人,大家出于对崔艳坤的信任,2013年前后,由几位商会副会长带头,上述几位债权人出借了前述资金,少则上百万,多则三四千万。不久之后,崔艳坤主导的多元化投资失败,导致公司及其个人债台高筑,总共欠了将近6亿元债务。
      开发商资金链断裂,鑫城一号项目被迫停工,闹得人心惶惶,那些借钱给开发商的债权人,时刻都在担心自己的出借款会不会打了水漂。而高阳本地购买鑫城一号房产的700多户居民,眼看着房子半路停工,钱又退不了,交房遥遥无期,于是高阳的购房户和来自石家庄、保定等地的债权人开始集结上访,如果局势不能得到控制,很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造成社会动荡。


图片说明:鑫城一号项目破产后,业主通过网络发布的求助信息
 
      鑫城一号是由高阳县鑫境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保定佳园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的地产项目,该项目于2013年动工开建,2014年资金链断裂,2015年9月30日及12月22日,鑫境界房地产公司和保定佳园纺织印染公司先后向高阳县人民法院提请破产清算,期间该项目涉及债务总额接近6亿元。
      让人没想到的是,鑫城一号项目的破产重组一波三折,一直拖了将近5年时间,曾经有很多债权人一度认为鑫城一号重组无望,做好了血亏的准备。


实景拍摄:历经波折,在破产清算组的努力下,鑫城一号项目一、二期工程经过续建,终于交到了大多数业主手中
 
      最终,高阳县经多方沟通之后达成的解决方案,不仅让高阳数百户购房者以原购房价格拿到了房产,让来自保定、石家庄、沧州等地的数百名债权人看到了希望——2020年,所有债权人已经拿到了第一笔偿付资金,依据清算组跟债权人谈判的条件,对债权人的偿付比例从20%到60%不等。这种结果,出乎了大多数债权人的意料,让本已感到追回资金无望的债权人重新看到了希望。
      在高阳采风期间,党风廉政采风团到鑫城一号项目现场进行了实地考察,同时走访了事件亲历者、购房户、债权人等相关利益者,希望据此能够对事件有更为真实的了解和判断。
      谈及当时对鑫境界房地产公司和保定佳园纺织印染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过程,现任保定市生态环境局高阳县分局局长的高文恒用三句话进行了总结:“当时鑫城一号带来的遗留问题确实很多,债权人频繁上访,如果解决不好,会给社会稳定带来极大隐患”“解决这件事的艰难程度,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都无法体会得到,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刚开始的时候,曾经因为谈判无法推进,清算组的每一个人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当时担任清算组组长的常务副县长蒋东方不断提醒我们,面对困境,大家要相互唤醒相互激励,只要保持一颗公心、坚信正义,这场攻坚战就一定会取得胜利!”。
      蒋东方县长一直秉持公心和正义信念,正是在这种信念支撑下,鑫城一号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从破产清算到项目续建再到原价交房、100%偿债,中间的曲折虽然难以言表,但目前这种结局,应该说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希望最终能够走向圆满,让大家都能求得一份安心。后续,党风廉政网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李全喜
关于我们 招聘英才 公告通知 合作加盟 人员查询 供稿服务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组织机构